<listing id="9f3xd"><ins id="9f3xd"><video id="9f3xd"></video></ins></listing><thead id="9f3xd"><del id="9f3xd"></del></thead>
<ruby id="9f3xd"><listing id="9f3xd"></listing></ruby><thead id="9f3xd"></thead>
<progress id="9f3xd"><strike id="9f3xd"><menuitem id="9f3xd"></menuitem></strike></progress>
<var id="9f3xd"><th id="9f3xd"></th></var>
<i id="9f3xd"><del id="9f3xd"></del></i><address id="9f3xd"></address>
<ins id="9f3xd"><th id="9f3xd"></th></ins><listing id="9f3xd"></listing>
找到那條回家的路,楊妞花用了26年
2023-07-14來源:公益中國網
14-30-43-89-136072
 
走失,可能只是一眨眼的功夫
 
而重逢,可能需要一段漫長的時間甚至永遠。
 
圖片1
 
這其中,楊妞花算是不幸中的幸運。
 
她用26年時間找到了自己的故鄉,回到了日思夜想的家,見到了思念的外婆和姐姐。
 
可爸爸媽媽,卻永遠也見不到了。
 
今天(7月14日)“楊妞花被拐賣案”將在貴陽中院開庭。
  
楊妞花也將隨代理律師出庭,這也是她從被拐后第一次看到人販子。 
 
那年冬天
 
1995年,楊妞花才5歲。
 
那會爸爸媽媽帶著她和姐姐在外打工,一家四口租了間房子居住,日子平淡卻不乏幸福。
 
圖片2
 
楊妞花被拐前和家人合影
 
 后來有對夫婦搬到他們家隔壁,久而久之,姐妹倆和她都熟絡了。
 
有天,父母不在家,鄰居夫婦說要帶她們上街買毛衣針,姐姐不愿前去,活潑的楊妞花答應了。
 
之后,在多種交通工具的不斷換乘中,她們來到了河北邯鄲。
 
也就是在這一年,楊妞花被迫成為邯鄲市姚寨村一個聾啞男子的“女兒”。
 
男子三十多歲,和母親一起生活,他們給楊妞花取了個新名字叫李素燕。
 
但5歲的她,始終記得自己的本名叫“楊妞花”,拐賣自己的女人叫余某英。
 
記得父親叫“楊新民”,媽媽叫“棉衣”,姐姐叫“楊桑英”,喊外婆為“阿不代”。
 
還記得自己的家離火車道很近,家里養豬,站在豬圈上可以看見一個集市,在家和火車道中間,還有一座小橋。
 
對于這些記憶,她一刻也不敢忘記,因為她知道,待她有能力尋親時,這些記憶就是找到家的保障。
 
但買家聽說孩子文化程度高了就會從這逃走,于是楊妞花讀完小學就輟學了。
 
沒幾年,她開始外出打工,與此同時,尋親也提上了日程。
 
26年尋找
 
2012年,她尋找志愿者組織幫忙、發布尋親信息;2013年,她采血入DNA庫,可遲遲沒有結果。
 
直到2021年4月,楊妞花在短視頻平臺發布了尋親信息,事情才迎來了轉機。
 
而這年,楊妞花已經是三個孩子的母親。
 
2021年5月,貴州省織金縣一個苗族女孩看到了尋親視頻,表示楊妞花的尋親信息和自己一位走失的堂姐很相似。
 
很快,兩人取得了聯系,遠嫁南通的姐姐也與楊妞花通了視頻電話。
 
視頻里,姐姐喊出了楊妞花未曾公開過的小名,講述了從前在豬圈摔倒的經歷......往事一幕幕浮現,楊妞花和姐姐也都哭成了淚人兒。
 
圖片3
 
楊妞花社交平臺發布的內容

后經DNA鑒定,楊妞花和楊桑英確為親屬關系,由此,一場長達26年的尋親終于畫上句號。
 
本以為這失散多年的一家人終于要迎來團圓,可現實往往就是那樣殘忍。
 
姐姐告訴楊妞花,在她走失后,全家人拼命地尋找,但一直沒有音訊,絕望的爸爸開始借酒消愁,不久便離開人世。
 
多重打擊之下,媽媽的精神也出現了問題,沒過多久也走了。
 
聽到這話的楊妞花如五雷轟頂,這26年,她每天都在想家,想爸爸媽媽;而今,家找到了,卻又是這樣一番景象。
 
“我們好好的一個家就毀了!我恨人販子!”
 
剜心刻骨的痛化作讓了人販子受到懲罰的動力,于是楊妞花積極向警方求職,希望將人販子繩之以法。
 
最恨的人
 
2022年6月,警方正式對楊妞花被拐賣一案立案調查。
 
24天后,犯罪嫌疑人余某英被抓獲歸案。
 
當警方拿出照片讓楊妞花指認時,她一下就辨認了出來。
 
“她是我最恨的人,她的樣子我一輩子也忘不了。”楊妞花說道。
 
據了解,余某英曾因賣親生子嘗到賺錢甜頭,后長期在貴州重慶等地流竄,拐帶多名兒童至河北邯鄲等地出賣。
 
據余某英供述,其在1993年1月至1996年10月間,共7次作案,楊妞花就是其中之一,而當年和自己一起拐騙楊妞花的丈夫已離世。
 
圖片4
 
今年4月份,楊妞花公開表示,自己將向余某英提出790萬元民事賠償 
 
她表示自己知道這些錢余某英肯定她賠償不了,但這筆錢里包含著父母的死亡賠償,她要讓余某英知道,父母的死亡是她造成的,而她必須要為此付出代價。
 
熟悉的人
 
7月14日,貴陽市中級法院對此案進行公開開庭審理。
 
圖片5
  
開庭前的法院門口,除了此事件的主人公楊妞花和媒體記者,我們看到了一群熟悉的人。
 
他們身上掛著帶有孩子信息的牌子,穿著印有孩子信息的T恤衫,他們皮膚暗淡皺紋醒目,滿是疲憊的面龐眼神卻異常堅定。
 
之所以說他們熟悉,是因為楊妞花案法庭外的聚集,早已不是他們第一次借“東風”。
 
圖片6
 
 
這些年,他們有線索就沖、沒線索就找甚至有相關熱度就“蹭”,在數不清的輾轉重復中,他們也知道每一次的出發,失望是常態。
 
但當一有機會出現,他們還是會毫不猶豫地趕到第一現場;
 
當看到可能會掃到自己一眼的鏡頭,還是會一次次將尋子信息牌舉起。
 
一次次失望又一次次堅持,他們總安慰自己“萬一這次有人看到呢,萬一這次孩子就找到了呢”。
 
我們不知道這世間還有多少被拐的孩子、破碎的家庭;
 
我們也不知道他們何時能重逢、何時會團圓;
 
我們只知道孩子只要沒找到,他們就還會繼續找下去。
 
圖片7
 
用了26年才找到家的楊妞花,雖然失去了雙親,但好在她還有外婆和姐姐。 
 
她會和姐姐跨越千里相互探望,她會像小時候一樣抱著外婆撒嬌,給她買好吃的......
 
她想盡力把缺位的這些年給找回來。
 
如今,她和姐姐最大的愿望是親眼看著人販子被繩之以法,然后將這個消息遙寄給另一個世界的父母。
 
讓一直尋找的他們,安息。


文章轉載自公益中國網:http://www.clyta.com/news/show.php?itemid=97520

圖片源自網絡,若侵權請聯系刪除。
【鄭重聲明】公益中國刊載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,僅為提供更多信息,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。轉載需經公益中國同意并注明出處。本網站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。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,不為其版權負責。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發信至 [公益中國服務中心郵箱]。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項目推薦
春蕾計劃:她們想上學
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@她創業計劃項目
薪火同行國際助學計劃
e萬行動(孤兒助養)
2021“暖巢行動”公益項目揚帆起航
2020年百人百城助學項目第二期
壹基金溫暖包
小善大愛免費午餐
關愛困境老人
愛心包裹項目
貧困白內障的光明
先心兒童的“心”聲
困境兒童關懷
關懷貧困母親
企業郵箱 |  隱私保護 |  客戶反饋 |  廣告合作 |  關于我們 |  聯系我們 |  服務條款 |  網站地圖
? Copyright 2005-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
京ICP備17029845號-1???京公網安備110102000421號
版權所有:公益中國網

 
暖暖视频在线观看高清...韩国_99久久免费只有精品国产_亚洲av日韩av天堂影片精品_99久久国产综合精品18